中航江蘇農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

一名鄉村快遞員的電商扶貧路

 通向牛角村的路高低起伏,兜兜轉轉,這是山東鄒城張莊鎮最偏遠的一個村莊。隆冬時節,群山腳下狀如牛角的小村莊寂靜、蕭條,每天清晨,伴隨一輛快遞車的駛入,寒暄聲、問詢聲此起彼伏,村子仿佛被喚醒了一般,這也是薛云鳳一天工作的開始。

  發件、取件、打包裝車,薛云鳳的工作與其他快遞員并無二致,唯一不同的是,這個32歲的年輕人是800多人的村子里僅有的一名快遞員,也是常住村里的5個80后之一。

  要是沒有家門口那4株桃樹,薛云鳳或許仍會是那個只知道圍著炕頭、孩子轉的年輕媽媽。

  兩年前,家里桃樹大豐收,多得實在吃不了,曾在廣東打過兩年工的薛云鳳突發奇想,試著用微信方式推銷自家桃子,沒想到賺了1000多元,從此一發不可收。但苦于村里沒有快遞點,每次發貨都得騎電動車趕到12公里外的鎮上,著實不方便。

  恰逢一家快遞公司在牛角村設立快遞業務村級服務站,有電商經歷的薛云鳳成功應聘。但她沒想到的是,日后自己會漸漸成為村里人望向外面世界的“眼睛”。

  這些年,山溝溝里“刨”出的收入有限,越來越多青壯年外出打工,全村留守在家的六七十歲的老人日漸增多,而薛云鳳成了他們的“貼心人”。幫老人們網購日用品、繳納手機話費、電費,成為她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在她看來卻是“舉手之勞”。

  這雙“眼睛”領略著外面世界的精彩,一遍遍投向腳下這片黃土地時卻焦慮不安、常含淚水:鄉親們啥時候才能走上致富路,把日子過得越來越好?

  從農產品電商銷售中嘗到甜頭的薛云鳳決心把大爺們用汗水澆灌的花椒、桃子、大棗,大娘們細心翻曬的地瓜干、麥扁,還有精心壓榨的農家花生油,賣到大山外城里人的餐桌上。

  這對于僅高中畢業的薛云鳳來說并非易事。從注冊網店開始,如何選品、進行品控、拍攝樣品、加工包裝,事無巨細,從頭學起。更難的是開拓客源,積攢口碑,獲得客戶認可。

  接下來的兩年間,薛云鳳幫村民們把村里的特產銷往廣東、上海、江蘇等省份。隨著回頭客越來越多,她手機里的穩定客源已有3000多人。

  原本以為永遠走不出這山溝溝的特產換成了手中的真金白銀,村里老人們激動得老淚縱橫。薛云鳳的“大能耐”由此被周邊村子更多人知曉,不時有人主動向她求助。

  2018年,附近村子的土豆大面積滯銷。鄰村一戶人家第一次種土豆,收獲的兩三千斤土豆無人問津。這戶村民心急火燎地找到薛云鳳,希望她能幫忙想想辦法。借助電商平臺和積攢的客源,薛云鳳最終成功幫該村民賣出去一多半積壓的土豆。

  “雖然我只是個小小的鄉村快遞員,但也可以做很多事”,薛云鳳毫不掩飾自己的成就感,在她看來,“扶貧就是無私地讓村民得到一點幫助”。

  牛角村44歲的殘疾人王長華也是得到幫助的人之一。由于長年因病臥床,王長華滿腦子的電商創業夢想無法付諸行動。薛云鳳得知后,幫他選貨裝貨,收發快遞,拓展客源。如今開著網店的王長華月收入3000多元,順利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可以說她身兼數職,既是鄉村致富帶頭人、家鄉農產品推廣者,也是快遞在農村最后一公里的服務者。”薛云鳳所在快遞公司負責人邵紅說。

  在鄒城市,有50名和薛云鳳一樣的鄉村快遞員活躍在大大小小的村莊里,覆蓋全市10個鄉鎮,并身體力行地擔負起電商扶貧使命。這群新興青年群體的職業發展、技能培訓、權益維護等需求已被納入濟寧共青團組織的工作視野。

  盡管業務開展得遠近皆知,但薛云鳳有時一個人走在村里仍會有深深的孤獨感:“特別希望更多年輕人能回村創業,只要有闖勁,干得不會比在城里打工差!”

  剛剛注冊了商標的薛云鳳做起事來依舊風風火火。

  2019年剛開了頭,她已經琢磨好這一年要把全村特產用商標好好包裝,再給現在“土得掉渣”的特產外包裝換個形象,她還打算一定要入駐“快手”平臺,用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新花樣,讓牛角村的東西銷得更遠。

  兩年過去了,仍有這樣的聲音不時傳來:“掙得不多,還那么累,圖啥咧?”但薛云鳳覺得,如今做的事情讓自己“找到了意義”。


文章分類: 農村電商
分享到: